首页 > 主力研究

Pilbara拍卖价飞涨!若要避免重蹈

2021-09-16 02:12笔者:

  9月14日夜,锂电投资圈沸腾,原因是澳洲矿山Pilbara第二次锂辉石拍卖的超预期价格。

  据安泰科点评,本次拍卖的出价前期相对理性,出价不多、上涨缓慢,当日15:56左右价格还维持在1450美元/吨,最后一分钟,经过多次竞价,价格从1750美元/吨开始升高,最终定格在2240美元/吨。

  这一价格,远超今年7月第一次拍卖1万吨锂辉石1250美元/吨的水平。加上海运费和其他费用,预计上述8000吨锂辉石中国到岸价格将达到2500美元/吨。

  由于1吨碳酸锂需消耗8吨左右锂辉石,加工费相对较低,锂辉石是锂盐产品最主要的成本构成。

  按照2500美元/吨成本计算,该批锂精矿加工成碳酸锂成本接近15万元/吨,高于当前国内碳酸锂市场成交价。

  换言之,以外购原料为主的锂盐企业,其大部分利润已经被澳洲矿商拿走。

  加之明年唯一可供市场化出售锂资源的Altura矿山,早前已被纳入Pilbara麾下,后者还计划将其复产后的锂精矿全部用于线上拍卖。

  Pilbara澳洲矿商,正在谋求一个新的锂辉石现货定价基准和定价体系,对此亦有业内亦有担忧“锂辉石有可能会演变成下一个铁矿石。”

  而将锂辉石与铁矿石对比,二者确实存在不少共同点。

  供给端,资源集中度高,主要供给国为澳大利亚,虽然南美锂三角占比不小,但是当前全球锂盐原料供给仍然是西澳矿山。

  需求端,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锂盐产能,并拥有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产能和新能源汽车市场。

  不同点在于,等眼光长远的国内企业,已经通过控股、参股和签订包销等形式,掌握了包括澳洲矿山在内的大量优质资源。

  而就行业长周期而言,新能源汽车刚步入增长初期。

  若未来西澳锂辉石涨至3000美元,甚至是4000、5000美元,国内未作资源布局的锂盐企业将沦为代工厂,只能赚取少部分的加工费。

  并且,成本沿着产业链,将逐级向动力电池、整车企业层层传导,将促使国内新能源汽车整个产业成本的全面提升。

  便如同铁矿石暴涨阶段,国内钢企成本抬升、钢价上涨,并对国内家电、机械、汽车等产业成本构成冲击一般。

  需要警惕的是,虽然国内拥有最大的产能、最完善的产业链,但是在锂资源的上游原料定价话语权却明显不足。

  先说现货市场,至今尚未形成一致的市场价格,市场价格包括厂家报价、成交价,追踪价格机构主要以独立大宗商品咨询机构为主,如亚洲金属网、上海有色和百川盈孚等。

  期货市场,受到上半年大宗商品上涨影响,新品种上市步伐较前两年明显放缓,至今未见推出锂期货的消息。

  反而是无锡不锈钢交易中心推出的碳酸锂远期,成为了业内一个较为重要的价格参考。

  国外市场,却是动作迅速,芝加哥商品交易所、伦敦金属交易所先后推出了期货品种,分别以中日韩CIF氢氧化锂、Fastmarkets氢氧化锂价格进行结算。

  国内期货市场发展,本就落后于国外,加之上述中国是全球最大消费国和原材料进口国。既然短期无法从供给角度解决问题,为何不从需求端来影响锂产品价格?

  此前上市,并率先开启国际化的原油期货、铁矿石期货,不就是如此?

  虽然价格影响力的形成需要时间,但是前提是要有锂期货,才能去谈定价权和影响力的问题。

  而为了避免铁矿石暴涨、原料环节“卡脖子”的问题,应尽快研究推出锂资源相关期货品种,越早越吃香……

TAG集合